风新月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醉迷红楼 >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归府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(风新月小说网)www.fengxiny.com,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从皇城出来后,贾环便发现神京城内的氛围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煌煌百万人之巨的神京城内,今日较往常,安静的太多。

    但这种安静,又不是萧瑟。

    人流依旧在拥挤走动,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都没有开口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好在,大多数百姓的脸上,并没有惊慌和怨气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单纯是被昨夜军方的雷霆行动,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并非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民怨……

    一队队士兵在各个坊市间穿行戒严着,却并不扰民。

    到了西城,戒严的程度愈加严厉。

    神京格局,东富西贵。

    阁老和六部尚书的赐宅,多在西城。

    诸王王府虽多座落于皇城东门外的十王街,但也多在西城置办了别院。

    这个庞大的抄家工作,至少要维持半月。

    为防人作乱,西城便一直是重兵镇守中。

    一路上,凡贾环率亲兵经过之地,所遇将校兵卒,皆行军礼参拜。

    目光狂热而崇拜!

    贾环三百骑破二十万,斩首无算,俘获十万,生擒厄罗斯女皇的传奇神话,已经在军中大肆传播开来。

    年关大朝会时,将会当着满神京人的面,进行太庙献俘。

    虽然感觉是天方夜谭,可厄罗斯女皇业已押回神京。

    厄罗斯王旗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更没人会以太庙献俘当幌子。

    而且,贾环数次上沙场,皆为以少胜多,擒贼擒王闻名。

    众人只当他这次再次重演了火烧龙城,覆灭准格尔的神话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不避生死,带领神京一百单八少年衙内,万里赴戎机,只为救生死兄弟牛奔。

    当真是义薄云天,情义无双的少年豪杰。

    怎能让军中男儿不敬不佩?

    每每遇到沿途兵卒将校行礼,贾环都会于马上以拳捶胸,颔首以军礼还之。

    并不倨傲桀厉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愈发迎得军心。

    “吁!!”

    至居德坊坊门前,贾环勒马。

    看着面色肃穆,守在坊门前的庄杰和诸多兵马,贾环奇道:“庄杰,你小子在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庄杰大声道:“回禀宁侯,卑下在执行军令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门口?谁给你的军令?”

    贾环摸不着头脑问道。

    庄杰大声道:“宁侯,是你命末将带兵护送太夫人归府。军令未消,末将不敢擅离职守!”

    贾环抽了抽嘴角,笑骂道:“你就浑吧!行,愿意站,你们就接着站……”

    他焉能看不出这小子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同一辈一起干架的许崇、苏武等人,因为和贾环一起去了塞外,如今个个飞黄腾达,手握雄兵,执掌一方雄关了。

    何其威风!

    可他们这些人,却还只能待在都中当纨绔。

    这差距拉的着实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若说当初他们和其他人一样,不敢跟着赴死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可当初他们分明也想跟着贾环去塞北,是家将死命拦着,才没能成行。

    如今泼天战功毛都拉不着,只能看着许崇、苏武那几个怂人威风八面,真真怄也要怄死。

    再不抓住机会,在贾环跟前表现表现,赶紧找个活计做,难不成还真当一辈子废物纨绔不成?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之前被他们京中一脉的衙内们嘲笑成孙子的许崇等人,都居于他们之上了。

    人活一口气,哪里还能再忍?

    眼见贾环识破了他们的心思,就要进坊内,庄杰等人忙赔笑拦道:“宁侯宁侯,今儿末将算是交将令了,您瞧瞧,还有什么活计要做,您只管下令!

    刀山火海怎么都成,末将等要是皱皱眉头,都是小妇养……咳咳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面色陡然煞白,腰眼儿上被旁边人给捅了。

    就算没捅,他自己也惊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骂人小妇养的,是在恶心人。

    可当着贾环这样骂,就他娘的是作死!

    果不其然,贾环还没动静,其身后一家将一马鞭抽下,挥到肩头。

    庄杰连躲都不敢躲,一脑门子冷汗。

    贾环倒没真的生气,呵呵笑道:“再口无遮拦?”

    庄杰也是伶俐人,听出贾环没真恼,心里海松了口,单膝跪下,赔罪道:“都是末将猪油蒙了心,请宁侯责罚。”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行了,下次说话多动动脑子。

    你们也别在这守着了,让人知道了成什么样子……

    你带队去西城外十五里小铺,距离灞上大营五里外,伐木扎营,建出一个能让十万人暂居的营地来。

    为年关前入关的那十万俘虏准备。

    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庄杰闻言,登时抬起头来,激动道:“末将敢立军令状,若不能完成任务,甘愿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“去吧,好生做事。只要有这份上进的心,迟早能赶上来。许崇他们,也不过先行一步罢了。”

    贾环宽慰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任谁都明白,那绝不是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待到那十万俘虏入关,献俘太庙奉先殿后,论功行赏,许崇等人至少都是伯爵,这还是压着封。

    否则,封一个侯爵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而庄杰等人……

    怕再难有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愿意上进,总是好事。

    庄杰等人也不怕,他们认为,只要死死跟随贾环,就一定还有机会迎头赶上。

    因此个个满怀雄心壮志,带兵离开了居德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三爷回来啦!”

    二门垂花门口,一道惊喜万分的声音响起后,整个内宅迅速惊动了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仆婢丫鬟们都丢下了手中的活计,扬头垫脚,想看看比戏里战神关二爷还厉害的三爷,现在到底是什么模样了……

    不止她们,连贾母等人听到动静后,竟也一起迎出了荣庆堂,站在廊下台阶上,满面喜色的等着。

    贾环远远看到这一幕后,三两步走了过来,笑着跪下行大礼道:“老祖宗,您这可真真折煞孙儿了!

    都是孙儿的不是,让家里人跟着受惊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贾母连连摆手,一迭声的叫起后,拉过贾环,上下打量了好几回,眼泪就落了下来,哽咽道:“再不想,国公爷会有你这样的好孙子!”

    贾环哈哈笑道:“这值当什么?主要是老祖宗教诲的好!对不对?”

    说着,贾环目光缓缓滑过贾母身边诸人。

    除了薛姨妈、李纨、娄氏等人外,重点在鸳鸯、赢杏儿、林黛玉、史湘云、薛宝钗、薛宝琴、白荷、幼娘、蛇娘、王熙凤等人面上流连……

    王熙凤最会捧哏,高声笑道:“到底三弟会说话!难怪老祖宗整日里惦记着你,倒把我们这些都比下去了!”

    贾母也满面欢喜,拉着贾环的手,喜欢不尽。

    贾环一边往里面让贾母,一边收回目光,却又环顾了一圈后,奇道:“苍儿他们呢?”

    贾母笑道:“果真也是当老子的人了,最是挂念心头肉。

    你尽放心,丢不了。

    苍儿、芝儿、巧姐儿,还有板儿,跟着小吉祥在园子里疯呢。

    你那个丫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板儿?”

    贾环挑了挑眉尖,岔开话题笑道:“这回可是欠刘姥姥大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贾母正色道:“环哥儿,你可不许亏欠了人家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她家,也未必就会坏事。

    但只看人家当时那份心,就真真难得!

    但凡出一点岔子,她一家都要跟着遭难。

    就那样,人家也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杏儿也给人许下了,必保板儿一生富贵。”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这是自然的,行了好事,必有好报。”

    贾母笑道:“我不过白话一句,你自能做好。你素来知恩图报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入了堂内后,一一落座。

    贾环随贾母坐下后,看着贾母面色,道:“老太太,可是昨夜没休息好?”

    贾母笑道:“昨儿来了那么些客,熬到了半夜,自然没睡稳妥。”

    贾环呵呵一笑,看向下方的赢杏儿。

    赢杏儿道:“已经拒了大半了,剩下的,有镇国公府、武威公府、奋武侯府几家的诰命,还有诸葛家、苏家、涂家几家。

    再加上孝康亲王府,荆王府几家王府。

    不好都拒了。”

    贾环点点头,道:“如此也罢了,不过除了这几家外,其他的就都不必见了。”

    赢杏儿笑道:“这个时候,低调点也好。”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不见才是高调,不过,高调就高调吧,总不能为了谦逊,就让老祖宗连觉都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贾母昨夜没睡好,又熬了一白天,这会儿贾环也回来了,心里最后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,真瞌睡连连起来。

    贾环笑道:“老祖宗,您先去里面歪一会儿吧,熬的狠了伤身子。往后啊,好日子还长呢!”

    贾母也不坚持,道:“如此也好,我是有些困的慌,你们先去吧,好些日子没见面了。

    等晚上大伙再聚。

    对了,环哥儿去看看你链二哥吧,这一起子,除了二太太出走了外,就他受了大罪了。”

    贾环闻言,与赢杏儿对视一眼后,缓缓点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嫂二嫂,你们这可不行啊!

    听说逃亡时,你们还没林姐姐跑的快!

    真让追兵追上了,你俩岂不糟糕?

    了不得!”

    出了荣庆堂,众人眼眸色彩都变的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贾环的眼神,让他有点害怕……

    因此拿李纨和王熙凤开涮。

    李纨没好气的白了贾环一眼,道:“那样的大英雄,还是胡说。”

    见贾环笑吟吟的看着她,俏脸一红,不知想起了什么,就先一步告退了。

    薛姨妈、娄氏等人也齐齐含笑告退。

    林黛玉看着贾环,奇道:“环儿,你这身衣裳是哪个的?不是你的哩!”

    贾环扒开袖边,露出一截儿金丝描龙绣案,道:“在上书房里寻到的,就换上了。那一身穿了十来天了,都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~”

    林黛玉嫌弃的扇了扇鼻风,笑道:“看过链二哥,你快寻个地儿去沐浴吧,你人也馊了呢!”

    说罢,一双蒙着层薄雾的眼睛,婉转清灵,似笑非笑的,满是深意的看了贾环一眼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史湘云见之,看着贾环“冷笑”了声后,也离去了。

    其她人或好笑,或摇头的告辞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们就别跟着添乱了……

    等人走的差不多后,赢杏儿附耳对贾环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贾环面色微微变了变,皱起眉头,轻声道:“令家满门抄家,成妃就圈在冷宫里,拿了令盛后,斩。

    董家,先拿了董锋吧。

    其他的,我去宫里再议议吧。

    总要给皇后留几分体面,她也不易……

    甄家……甄頫绞,甄应嘉……圈禁起来,闭门读书思过。

    甄家其余人,悉数流放西域。

    至于王子腾和王仁……”

    听及最后一个名字,王熙凤面色大变,一双丹凤眼中顿时充满泪水,哀求的看向贾环:“三弟……”

    贾环看了王熙凤一眼,见她满面泪水,叹息了声,道:“王子腾斩,王家抄家。

    王仁……

    看在二嫂的面上,留他一命吧。

    但是大秦不能再待了,送他一家去海外,让他们在海外生存。”

    王熙凤此刻只盼着能留她兄弟一命,至于在哪,此刻倒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听闻王仁可以不死,已经万分知足了。

    却没有看到,贾环回过头看赢杏儿时,眼中闪过的一抹厉色。

    赢杏儿见之,会意点点头后,轻声道:“王仁本也不是关键,算不得罪大恶极,流放远一点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没其他事,我先去了。

    二嫂,保重好身子。”

    王熙凤感激不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四更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(风新月小说网)m.fengxiny.com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